落日时分 ◎静夜微雨

深秋了,房间有点冷,但至少比客厅好一些些。暖和是渐层的,光影扶疏,寂寥微醺,阳光像老朋友,不捨与你过早道别。它透露出无与伦比的超能量,迫使你站在窗帷旁,一直目送它变了颜色为止。
客厅因座北的处境,屡屡暗得早,风冷时我即关上窗子,然后把新春才装妥的木帘子放下,这样它的寒意便减弱了。
假使这时必须有个人归来,他的迟延会令妳不知做什幺好?比雀跃更明朗的是无意识的慌乱。倘若回来的人恰恰不早不晏地进门,妳又会想:『这寻常的一天又要这幺过了呀││』
没半丝儿新鲜感,也能招怨。
或许人的一生多数属陈腔滥调的一部小说吧?听写者说完一遍又一遍,觉得明天该换一段故事来佐料,想着盼着依旧没有旁的剧本,凑和着凑和着总不忍大刀阔斧地割捨……
曾经他们携着大批行李与家具进驻了彼此的人生殿堂,很努力地磨合着其实不很同调的关係,在生活的嗅觉与触觉上她太随兴,屡屡跟不上对方的挑剔,一段不和谐的路磋商一回又一回,渐渐茫然于当日的相识相知所为何来?
年轻,总有大把理由及时间饶恕彼此,不愿与『离开』那样的字眼做妥协。怕被笑话,也恐惧找到更不对的人,禁不起再次受伤的梦魇袭击。心脏弱的一方,甚对夜晚时分萌生莫名抗拒,彷彿独自面对天花板和白墙,是多幺了不起的孤注一掷!
黄昏,尝试各种形态的出走,唯一放不下心的竟是房内的绿手指黄金葛大岩桐、落地窗外的一缸小鱼,或者尚未收拾完善的被褥衣物……而非,那个同床共枕多年的伴侣。
徘徊又回盼的永远是较为软弱善良的那方。最终她守住了自己的屋与家当,他则阔步昂首转身入了巷口,被暮色掩身,坚持不道再见!一种君子温厚风度?也对,既然无法守约到老,何须追究那些细节?
北风乍起,关上窗子,冬日晚霞特别柔和美好。就放彼此的尊严一条生路吧!夕阳再美,仍要两颗共鸣的心才适切。人生没有绝处的悬崖风景,没有不贰的心如鍊条紧紧相钳,真正的幸福是自由非制约,你须先认同方有余力拔脱自己。
万般苦况皆要习得善解转念,瞥过头抓紧浮光,让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从记忆的一幕甘心褪逸,然后你才能再一次爱上自己,坚信落日深处也会带来曙光般的奇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