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

日本的长寿少年漫画《乌龙派出所》(こちら葛饰区亀有公园前派出所)历经40年连载,终于在发售的《週刊少年JUMP》42号中画下句点。

《乌龙派出所》是描写东京下町派出所的问题警察两津勘吉在日常生活中引发骚动的搞笑漫画。作者秋本治从1976年开始在《週刊少年JUMP》连载。1990年代中期,台湾有业者开始正式代理这部作品的单行本。台湾引进这部作品时,原作在日本已经连载了将近20年,已发行的单行本集数太多,结果台湾的业者是从原作的第51集开始代理。另外,1990年代中期这部作品在台湾的知名度并不高。只有少数看过盗版时期漫画的读者才知道这部作品。中文版的标题「乌龙派出所」就是继承过去盗版漫画时代的标题。

当台湾开始正式引进这部漫画时,友人就推荐我读这部作品。结果这部作品成为我大学时代后半的重要娱乐之一,甚至影响了我的人生。

《週刊少年JUMP》42号正式发售的当天,我应友人之託,到书店买下这个有特别历史意义的一期。

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

本来只预定买一样东西,不过最后却买了三样:《JUMP流》18号(秋本治特辑)、《乌龙派出所》日文原版单行本第200集(特装版)、友人要的《週刊少年JUMP》42号。

买一样东西变成买三样东西,是有点意外,不过不是出于冲动,而是本来打算买的东西偶然在同一天全部可以买到。

《JUMP流》是介绍《週刊少年JUMP》漫画家创作技术的杂誌(含DVD),今年年初创刊。创刊号发行时已经有列出作家名单。当时我就决定要买鸟山明、岸本齐史、尾田荣一郎、秋本治、荒木飞吕彦这五名作家的特辑。由于秋本治的特辑正好在这个时期发售,所以我就买了下来。至于《乌龙派出所》日文原版单行本第200集则是这部作品的最后一集,和《週刊少年JUMP》42号在同一天发售。因为单行本最后一集也有历史意义,所以我也顺便买下来。

单行本最后一篇故事和杂誌连载的看似相同,不过作者秋本治还是在后半动了手脚,结果作品的结局还是表现出《乌龙派出所》的风格。完全经过计算。由于《JUMP流》的秋本治特辑的发行日和《乌龙派出所》的完结日相近,所以《JUMP流》可能也是《乌龙派出所》的完结纪念企划之一。

一部漫画作品要连载40年,非常不容易。用搞笑题材在竞争严苛的《週刊少年JUMP》连载40年,更是不容易。因为幽默感和时代感性有关,不同年龄、不同生活经验的人的幽默感会不一样。长期创作搞笑漫画必须不断琢磨幽默的感性。如果稍有闪失,作品的幽默频率和读者的感性发生落差,支持率就会往下掉,作品就可能被迫退出市场。

现在大部分的少年漫画都是花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来创作一篇故事。在杂誌连载时,每一期的时间轴可能只前进几秒钟而已。《乌龙派出所》是每个星期都生产一篇独立完整的新故事,所以故事的节奏很快,而且内容密度高。读者就算没有背景知识,还是可以从任何一篇故事入门。

很多漫画家在连载时,常常要熬夜工作,甚至到截稿日还交不出东西。工作压迫到生活。想不出东西时,就向编辑请假充电。不过《乌龙派出所》在这40年间完全没有休载过。工作人员原则上不加班、不在深夜工作,而且确实实施週休二日。从结果来看,这部作品能持续连载40年的动力之一,就是工作团队能妥善管理好时间,不让工作压迫到生活。

《乌龙派出所》连载40年的意义,就是主角两津和读者们相处了40年。两津在作品中脱序豪快的演出让很多日常生活处处必须拘谨,而且不时受到社会规则压抑的大众得到解放的快感。有人情味的两津实质上就是大家最好的同伴。由于《乌龙派出所》描写的是日常中的非日常,所以会记录到40年间庶民的服装、日用品、房子、街景等日常背景。又由于作品的搞笑题材多是来自日本的庶民生活时事话题,所以作品也会记录到这40年间日本的流行生活和关心的事情等。另外,这部作品偶尔也会描写两津童年时代(1960年代左右)的故事,而且作者有花很多精力考证时代背景,所以作品实质上可以算是半个世纪间的东京下町庶民生活文化记录。


《乌龙派出所》漫画结束的翌日,我到龟有的电影院看《正宗哥吉拉》。JR龟有车站的通路地面和站内的台阶、墙壁上贴满了《乌龙派出所》的纪念广告,很多民众们都停下来拍照留念,而且拍照的人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这就是这部作品的魅力。

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

对我而言,《乌龙派出所》除了曾经是我学生时代的重要娱乐以外,也是让我深入关心日本的社会、时事、庶民生活文化的入门作品。

我自己第一次到日本旅游时(2001年)用的东京旅游参考资料就是《乌龙派出所》。秋本治常常在《乌龙派出所》的各篇故事的标题页背景使用现实存在的东京下町街景,让读者们欣赏东京下町的纯朴之美,而且有一部分的街景图还有注明景点的位置。当时我就把漫画中的街景图的页面拿去影印,整理成资料。旅游时就是用这些资料加上一本东京地图,在东京下町一边散步一边寻找漫画中出现的景点。就像寻宝一样。找到景点后,儘可能比照漫画构图角度用相机拍下这些街景。

这些景点大多不是热门观光景点,就只是东京下町的某一座桥、某一段铁路,或是某个地下铁的出入口。不过看到这些漫画中出现的平凡景点可以让我想像漫画中两津的日常,也可以让我思考现实中东京下町居民的日常。平凡的下町之旅意外地充实。

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

2001年8月东京自助旅行时拍摄的JR龟有车站南口。当时日本还没有利用次文化作品刺激地域经济发展的观念,所以龟有车站附近几乎看不到和《乌龙派出所》有关的东西。

一部作品的完结,一个时代的告别:连载40年从不富奸的《乌龙派

2001年8月东京自助旅行时拍摄的龟有公园。当年到龟有公园,就只是想体验「我去过真的龟有公园」的感觉而已。

2001年,我是以旅行者的身分投宿在东京下町的廉价旅馆。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东京下町的居民,而且我的一部分工作和下町的历史、文化、观光有关。我住在下町,工作内容和下町的历史文化沾上边,完全只是偶然。我在日本的生活,有快乐的部分,也有不快乐的部分。不过《乌龙派出所》给我的东京下町印象是好多于坏,所以目前的我至少觉得自己住在一个好地方。就某种意义而言,我的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幸福感是源自《乌龙派出所》给我的下町印象。

《乌龙派出所》虽然完结,不过完结并不等同消灭。作品会继续留在世间,继续带给读者们欢笑。

感谢《乌龙派出所》,也感谢作者秋本治先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