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说书人】「音乐剧」必须被论述,才会被认真看待-专访跃演


音乐出身再与所学的戏剧结合,台湾的音乐剧发展与曾慧诚的学成经过十分相似。

「这是一个正在演进的表演艺术,有很多事即将发生。」台湾「音乐剧」起源自1980年代,在整个表演艺术的发展中并不算长,然而台湾目前并未有真正的「音乐剧系」,相关论述十分匮乏,曾慧诚认为:「音乐剧」必须有论述产出观点,才会被认真看待。若从商业剧场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定义『音乐剧』」这件事,唯一的途径就是透过票房来说服观众。
 与『人』贴近,说土地的故事

忆及刚从纽约返台时,常有演员听不懂他所表达的情况,让他意识到必须有自己的剧团和演员,从基础的音乐剧概念开始沟通:「在转化的过程中,他们会感受到,当音乐、舞蹈和戏剧融合在一起时,表演上身体使用和概念都会变得不太一样。」

纽约的演出经验让音乐出身的他,将后来所学的戏剧结合,却始终有难以跨越的文化差异:「当时,最难诠释的就是『不够久远与不在场的历史』。」他以《吉屋出租》为例,说的是1996年一群穷困的艺术家与音乐家在纽约东村的生活,「故事的时间那幺近,你未曾在那边生活过,该如何诠释?」无以感同身受时,情感便和角色脱离:「音乐剧对我而言,是一种文化氛围的展现。」这让曾慧诚清楚了自己想说的是属于已身土地的记忆,而唯有贴近群众生活的故事,才能反映当代:「我一直知道音乐剧要与『人』贴近,但对于『本土文化』的具象一直很模糊,直到製作《钏儿》认识了歌仔戏、接触了庙会,我的儿时记忆忽然慢慢被唤醒了。」曾慧诚认为,歌仔戏和百老汇同样起源于民间表演艺术,两者的路径十分相似。
【华山说书人】「音乐剧」必须被论述,才会被认真看待-专访跃演
扣紧歌仔戏中王宝钏寒窑十八年的「等待」,巧妙牵引出古今对照的「戏中戏」

服务的是观众,观众席是指标

表演艺术之所以小众,和它「必须前往一个『现场』观看」以及「需要观众的想像力参与」的本质有关,演出空间与座席,决定了剧目的形制,也影响了表演艺术的普及与否,当剧团想要成长,观众席就是一个指标。就曾慧诚所观察,以台湾目前的剧团规格现况,类似华山乌梅剧院的剧场空间应该再多一点。

曾慧诚说,台湾是座小岛,表演艺术需要透过冲撞去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一直在原地打转会看不见自己的独特」。就他在纽约所见,百老汇一季有二三十齣戏在上档,因亏损而停演的剧目不计其数,如此大製作必须花上一年至一年半才能回本:「成功的剧作要禁得起时间的考验,百老汇有许多作品将商业和艺术结合的十分紧密。」
【华山说书人】「音乐剧」必须被论述,才会被认真看待-专访跃演
中小型的乌梅剧院恰恰是台湾剧场亟待开发的规格,也反映着剧团的规模现况

这两年,跃演剧团尝试与两厅院合作将音乐剧的概念置入线上手游,更以音乐剧《钏儿》入围2017年传艺金曲奖,曾慧诚从创作轨迹中思考团的定位,称自己有颗从商业音乐剧环境养成的头脑,非全然以纯艺术出发,更多时候则是机缘使然,「我一直都和传统艺术『卡』一起。但有一件事一直没有离开,就是『音乐』。当我看到乐谱时,脑海自然就会浮出戏剧的画面。」对他来说,音乐剧创作的首要直觉在于「故事是否动人」,对他来说,音乐剧是一种戏剧的展现,音乐和舞蹈所扮演的即是说故事的角色,而音乐、戏剧和故事,三合一的结构就像歌仔戏。这是曾慧诚赋予音乐剧的定义。

文|洪玉盈 图|林辰键
--
【华山说书人】「音乐剧」必须被论述,才会被认真看待-专访跃演
文创品牌、表演艺术、展演活动,在华山不断集结与发酵。在这里,我们汲取每个最动人、最具创意的故事,为你的生活带进一点不同的体验与感动。掌握更多好故事、好展演,赶快追蹤华山官方频道 Facebook & Youtube!

上一篇: 下一篇: